书朋网
会员书架
首页 >言情小说 >古代杀手养家日常[古穿今] > 第 9 章(很香) -

第 9 章(很香)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第9章

阮卿还想收获廿七更多的的震惊,但廿七上前一步,掀开了水龙头开关,看水流出来,再按下去关掉,微笑道:“会了,真是方便。”

阮卿沉默了一下,不甘心地说:“我发现你适应得特别快,这些东西,车子啊电灯啊自来水啊你都不吃惊吗?”

“自然是吃惊的。只也没必要一直吃惊下去,总得习惯。”廿七挑眉道,“况且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匠人制造出来的吧?只不过过了一千年,技艺上到了我想不到的地步而已。”

“但说到底,这些东西造出来是给人用的——车子用来载人载物,灯用来照明,水用来洗漱饮用。技艺上或许变革巨大,用途上从来没变过。我只要知道它们是何用途,又如何使用便足矣了。”

这话说得让阮卿一个现代人根本无法反驳。

最后她说:“就。”

廿七:“?”

“不要说‘便’,要说‘就’。”阮卿一本正经地说,“‘便’现在太书面了,日常口语我们都说‘就’。你有很多说话习惯,都得改。”

廿七从善如流:“好。”

“还有自来水不能直接喝,勉强要喝的话必须烧开后再喝。不过一般不会有这种情况。”阮卿见缝插针给廿七普及现代生活的点点滴滴,“你要喝水就喝饮水机里的,那个才是饮用水。自来水洗手洗脸洗衣服都行,还冲马桶,就是别喝。”

阮卿又教了他马桶和淋浴的使用方法,指给他手纸告诉他用途。

廿七用手指头捻了捻手纸,问:“住在这楼里的人,都用这个吗?”

阮卿说:“所有人都用吧,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可用啊。不过有人用质量好点的,有人用质量差点的,价格上稍微差一丢丢。”

廿七问:“自来水也……?”

“城市里都是自来水。像我住的这个小区洗澡水是二十四小时热水,不用自己烧,随时可以洗。”阮卿说,“不过有些农村没有自来水,他们用的是地下水。但也有压水井,很方便,跟自来水也差不多了。反正肯定比你那个年代用木桶打井水打河水强多了。”

廿七感叹:“百姓的生活竟变得如此之好了?”

这栋楼远看着高若擎天,有数不清的窗户,怕是得有百余户。他原本觉得若一楼百余户,或者同等家产住在相似楼里的人家都能用上这水、这纸、这马桶,就很了不得了。没想到照阮卿说的,竟是全天下的百姓都一样了,不可思议。

“你们那时候呢?有用纸的了吗?”阮卿好奇地问。

廿七来的那个时代,对应这边的时间线差不都该发展到宋代了。宋代按说已经很繁荣了,不知道廿七那边什么情况。

“普通人都用厕筹。”廿七说,“达官贵人会用绵纸。有许多读书人都抨击说,太过奢侈。”

哦,那就是厕纸刚开始发展的初期阶段啊。了解了。

卫生间里的设备都教会了廿七怎么用,阮卿从柜子里找了新牙刷给他:“这个是……”

“齿木?”廿七说,“这没什么变化。更精致了些,这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对了,宋那个时代,齿木、牙粉、(刷)牙药已经很成熟了好像。

“现在叫牙刷了。材质是塑料,塑料这个东西,现在到处都是。”阮卿随手指了指卫生间里一些塑料制品,口杯、垃圾桶什么的,又拿了牙膏给他:“牙膏,刷牙用的,挤一小截就行。”

她还拿了新的毛巾给他,说:“你身上有伤,就别洗澡了,先凑合洗洗脸洗洗手就行了。”

廿七却道:“我擦擦。”

他身上又是汗又是血,若不清理干净,待会必要将被褥弄污。

阮卿把洗漱用品都给他,转身出了卫生间。

趁这功夫,赶紧麻利地先把屋子收拾一下。家里从来都没这么乱过,偏今天叫廿七看见了。真是太叫人郁闷了。

前男友的衣服先抱回房间,被恶心人用过的床单枕套什么的全拆下来先扔地上。

回到客厅把折叠的沙发打开变成床,铺了床单放了枕头就能睡人了。

廿七的身高看着和前男友差不多,阮卿又跑回房间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前男友的家居服,出来推开卫生间的门:“你先穿这……”

廿七倏地转头,阮卿话音戛然而止。

男人脱了上衣,只穿着黑色的裤子,微微侧着身,精赤的身体裹着白色的绷带,有两处还渗血了。

传统的布腰带勒住一把劲腰,宽宽的肩膀,手臂,后背,每一处的肌肉都那么精实有力。

这是什么半裸战损造型!

放在短视频平台,是要被喊“老公”的!

可以说就是阮卿刷得最多的那一款!

可这不是什么身材up主,这是个如假包换的古人。

阮卿咳了一声:“你先穿这套。这是家居服,就是在家里穿着舒服的,也可以直接穿着睡觉。”

廿七应了声:“多谢。”

他正反手要擦后背。

“我帮你吧。”阮卿把衣服先放下,趋步过去接他手里的毛巾,“都出血了,你别动了。”

这会儿身上有伤口,反手擦后背牵动伤口又流了血,确实不方便。廿七没有推让,把湿毛巾给了阮卿。

阮卿站在他背后小心地避开伤口,帮他擦掉后背的血和汗。

“医生没问你这些伤口怎么来的吗?”她问。

“我不是失忆了么。”廿七含笑。

“哦,对。”阮卿嘟囔,“你反应挺快。”

“睁开眼,混似换了个世界,处处怪异,处处不同。”廿七侧身看着镜子里阮卿帮他清理后背,轻声道,“怎能不警醒。”

阮卿抬头看了他一眼。

男人的侧脸线条硬朗。

阮卿喜欢这种英气的男人。她养的小狼狗也是这样的类型。但小狼狗年纪还小,傻缺傻缺的,时常透着一股中二劲儿。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