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王爷柔弱易推倒 > 79包子番外 上9

79包子番外 上9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8jz)小王爷刚出生的时候完全不懂事,但瞧见可怕的爹爹频频对他散发冷气和恐怖杀人的目光,他在五岁前就一直粘着温柔漂亮的娘亲,偷偷跟娘亲说着“爹爹坏”、“爹爹欺负我”,随后笑眯眯地看着娘亲去欺负爹爹。【百度搜索.8jz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

娘亲待他可好了,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年华”,给他吃好吃的,给他玩布娃娃,还给他穿漂亮的裙子。五岁前,只要娘亲温柔地叫一声“年华”,他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甜甜地笑着。

后来长大了,季年华才清楚地分清那不是杀人的目光,那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他被他亲爹深深地羡慕着。

但某日,季年华才清楚地知道,他的娘亲才是更可怕的!

一日,他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到隔壁家找六儿玩。六儿是秦伯母的女儿,和他差不多大,他们一直比着谁穿得裙子比较好看呢。但今天六儿家来了一表哥,瞧见他抿嘴笑道:“好漂亮的小姑娘,我们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吧。”

季年华板着脸道:“我不是小姑娘。”

对方有些诧异,惊道:“你是男的还穿裙子丢不丢脸。难道你是不男不女?”

他身边的孩童们都大笑了起来,对季年华指指点点。

“丢不丢人!害不害臊!竟然穿裙子!”说着,开始掀他的裙子。

“不男不女!”

“恶心!”

季华年由于穆水清怀孕时遭受太多波折,所以从小身体较弱,被父母保护得很好,几乎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少爷日子,几乎谁都不会忤逆小王爷的要求。如今被大龄的男孩子们欺负几下他就跌倒在地,膝盖磕破了血,甚至有人要扒他的衣服来验明真身。他何时受过这种侮辱?!

“我……”季年华衣衫凌乱,气得泪水直转。在白夜赶到,将小屁孩们教训一顿将他拯救回家后,他飞奔去找娘亲诉苦。

“娘亲,娘亲……今日我出去玩,他们都嘲笑我穿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呜呜呜……”季年华红着眼哭着。为何娘亲关门不理他……

“嗯……啊……轻轻点……嗯……不要……”

季年华听到母亲房里痛苦地呻、吟,连忙戳了一个洞偷偷看着,瞧见自家爹爹浑身赤、裸压在母亲身上,母亲满脸痛苦。

正眼看到坏爹爹对自己最爱娘亲施、暴的季年华红着眼道:“青姨,娘亲房里有奇怪的声音,是不是爹爹又欺负娘亲。我撞不开门,能帮我一起撞门吗?我要救娘亲!”

“小……王爷……那个……”青竹红着脸犹犹豫豫,眼神游离。

“青姨,你脸红什么!娘亲叫的好惨啊!”季华年跺了跺脚,气呼呼道,“我知道了,你帮着坏爹爹,我去找白叔叔,他武功好,一定帮我!”

季华年拉来了白夜,然而白夜一听里面轻轻的呻、吟声,立刻涨红了脸,偷偷瞥了一眼青竹,道了一句“还有事做”立刻逃窜离去,好似后面有饿狼追一般。

季年华大哭:“你们坏,都任由着爹爹欺负娘亲!我讨厌你们!”

于是为了从恶毒爹爹手下解救最爱的娘亲,季年华用着身子狠狠撞了一下门。他身子圆润得一滚,跌进了房内。

房内正双颊腮红、满脸情、欲沉迷的穆水清忽得一怔,呆傻地瞪大了眼睛,而季箫陌早已铁青着脸将被子盖在穆水清的身上,遮掩一片旖旎春、光。

他怒斥:“谁准你进来的!”

娘亲身上全是红红的印子,一定是被爹爹欺负惨了。

季年华不顾浑身疼痛扑向了床,对着季箫陌的手臂狠狠一咬:“快放开娘!不许你欺负!”

在穆水清面前,季箫陌不敢对孩子下重手,他青筋直跳,只能自认倒霉,气得穿好衣服拂袖离去。

赶走邪恶爹爹,季年华才想起正事,他哭着道:“娘,他们说裙子是姑娘家穿的,为何你还让我穿……我不穿了!”

穆水清不以为然地忽悠道:“谁说的!男孩子也可以穿裙子,他们是嫉妒你穿得漂亮,别理那些人。”

呆傻的季年华乖乖轻信了,于是他第二日继续喜滋滋地穿着裙子去找六儿玩,结果被六儿白了一眼,怒骂了一句“大变态”,他脸色白得铁青,一颗初恋心“咔嚓”一声碎了。

他再度回家,哭喊着:“再也不穿裙子了!娘你骗我!大坏蛋!”

“你不穿谁穿,你想浪费娘的心血吗!这些都是娘亲手做的!”

满箱子的漂亮小裙子都没人穿了。太、太糟蹋她的心血了!

穆水清很忧伤很幽怨,后果很严重,于是将这个开始忤逆自家娘亲的熊孩子教训了一顿竹笋烤肉,喊得季年华哭爹喊娘的,却宁死不肯屈,似乎已经发现男孩子家穿裙子是件耻辱的事了。

他哭道:“不要,不要就是不穿,我最讨厌娘了!我不要再被嘲笑了!”

“水清,年华长大了,不能再穿裙子了……”季箫陌趁机笼络人心,说了几句穆水清不对,将那个时时与自己作对的熊孩子装模作样地护在了自己身后。

见自己的娘亲仍不死心对自己谗言欲滴,小王爷害怕地躲在了爹爹的身后,拉着爹爹的裤子。

“你那么喜欢女孩,我们就再生呗……”他瞧见爹爹暧昧地朝着娘亲耳边吹了口气,娘亲立刻双腮泛粉,不禁疑惑万分。

但见爹爹维护自己,季年华对自家坏爹爹大为改观,城里的人都说爹爹帅气无比,舞得一手好剑,骑术了得,又是多才多金的王爷,身份高贵,而且对娘亲忠诚,只娶一妻。ŴŴŴ.BiquKa.coM

于是他开始黏着爹爹当挡箭牌,爹爹”长,“爹爹”短地叫个不停,满心希望娘亲别让自己再穿裙子了。却不知把穆水清醋得七窍生烟。

“你躲你娘亲几日,你娘亲就不会硬让你穿裙子了。要知道裙子是姑娘家穿得,你穿不得。等她发现你生气,她会知道自己错了,向你道歉的。”对于亲爹的忽悠,季年华傻兮兮地信了,满怀期待地等着娘亲哄自己。

自从笼络了儿心,欲求不满的季箫陌很开心,开心之余,日日夜夜怂恿穆水清生个女娃吧!他虽是这么怂恿的,其实巴不得穆水清最好不要怀孕,否则独守空房什么的太寂寞了。而且水清一有孩子就对自己不感兴趣了,哎……

于是他道:“你太宠年华了,如今就该让他静静,否则以后得爬到你头上来了。”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季年华发现娘亲连正眼都没瞧自己,哪里有认错的意思,把自己完全地晾在了一边,跟爹爹亲亲秘密腻歪在房里,据说要生妹妹!

这时,这位小王爷才傻得发现自己落进了坏爹爹的陷阱。他的娘亲被爹爹抢了!而且一旦妹妹出生,他就……没地位了……

怒气冲冲之下,小王爷练习了多日,终于用着吃奶的力写出了“娘坏”二字,虽然错字连篇,而且极其鬼画符,但小王爷却觉得十分满意,也没管万一自家娘亲看不懂怎么办就丢在了桌上。

之后,他见王府守卫森严,身边又总有小尾巴跟着,于是趁着去茅厕之际,跑到后院爬狗洞傲气地离家出走了!

这是季年华第一次独自出府,他手里揣着娘亲给他绣的小荷包,是娘亲每年给自己的压岁钱。他在大街上左看看右看看,不亦乐乎,小荷包瞬间花了大半。

“小朋友,一个人在外啊?”面前站个一个大姐姐对他温柔地笑着,“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

季年华从没有被穆水清教育决不能跟陌生人跑,决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因为季年华身边总有很多护卫保护着,穆水清从未担心过他的安全。毕竟谁敢在晋王的封地动小王爷的坏脑筋呢!

以至于此时这位被美食诱惑的小王爷就屁颠屁颠跟着一位漂亮的大姐姐走到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巷子里,最后喜滋滋地咬了一口冰糖葫芦便华丽丽地晕了过去,被人劫上了马车。

“这小孩没问题吧?看他的穿戴都挺贵重的,可别惹祸上身啊!”

“虽然他的衣服料子都是上佳的,但脏兮兮的,破洞也不少,恐怕是落难家族吧,否则脏的衣服怎么都不洗……”衣服之所以那么脏和破是钻狗洞时蹭到的。

“这摸样还不错,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傍晚,穆水清未发现儿子归来,以为又去和隔壁家孩子出去玩了。然而等到傍晚,她的宝贝儿子仍是没回来,问邻居,邻居也不知,而桌上留书一封。

上面是儿子用吃奶的力气写的鬼画符,她原以为他是练字并未留意……如今穆水清辨认了很久,才发现是“娘坏”……当然“坏”字虽写成“怀”,但穆水清心中不禁骄傲:小小年纪儿子竟连那么复杂的字都会写了,这繁体字我刚来时还写不利索呢……

不过,一想到最近城内发生孩子诱拐事件,而她的宝贝儿子又长得特别漂亮,说不定会有歹人起贼心……担心之余,穆水清化身为了暴躁的母老虎,让季箫陌施加压力动用官府的人去找!

“水清……”

“滚!给我去找人!没找到不许见我!”穆水清将茶杯朝季箫陌一砸,冷冷甩了个一句。

季箫陌安慰的话语戛然而止,立刻换了副满腔委屈:“又不是我把孩子弄丢了……”

“要不是你最近粘着我,华年会寂寞嘛!他才五岁啊!多小啊!夜不归宿,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穆水清红着眼,哭腔道,“你不是王爷么,怎么连个孩子都找不到!你怎么那么没用呜呜呜呜……”

她沉默了一会,冷哼道:“只要年华一天没回来,你一天不准进我的房!”

季箫陌泪眼汪汪,见穆水清真动怒,立刻讪讪地离去。他对自家娘子不敢发火,于是对着县令大骂一顿发泄一番,命他迅速找到孩子,否则提头来见他!

季年华晕晕乎乎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口里塞着破布,他支支吾吾地想说什么,却被人用力一撞,摔得他头昏眼花,眼睛里雾气转着。

“嘘,别出声!”压在他身上的女孩脸上虽脏兮兮的,但目光明亮,她轻声道,“继续装睡。”她将白布塞回口中,双手向后放,倒在一边,闭上了眼睛。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